黄汪的品牌怪圈智能产品满意度断崖式下滑质量、品控、性能遭质疑

日前IDC发布数据显示,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2020年Q1达7260万部,同比增长29.7%。其中,苹果仍然领先,独占可穿戴设备市场近3成份额。

作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华米科技,虽然一直不断的努力扩张欧美等海外市场,但已然错失了最好的时机。当时,华米科技CEO黄汪反其道而行,优先选择了品牌化,直至赴美IPO后,黄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米科技已经走出品牌的怪圈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有关华米智能产品质量、品控、性能的质疑声。

黄汪此前曾表示,华米科技本质是一家生物信息和活动数据驱动的公司,但数据挖掘是持久长期的战役,短期内很难带来利润。

黑猫投诉、聚投诉平台显示,有关华米科技产品的投诉集中体现在“产品质量”、“品控差”、“售后服务无保障”等问题。据匿名用户在黑猫反映,购买的华米运动手表2,使用期间由于品控问题,震动失灵,反馈华米售后,不予提供售后服务。而关于华米可穿戴设备质量、品控方面在聚投诉平台上也有发生。

网红建筑作为一种新兴事物,值得各界关注和研究。从网红建筑到城市地标,差的不仅仅是时间的积淀。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信息不断涌现、迭代,网络世界纷繁复杂,面对城市建设问题,规划者、建设者、设计师都需要沉潜下来,坚守住最根本的价值标准和文化立场,为增添建筑之美贡献智慧。

华米科技和小米本来井水不犯河水,随着双方各自渗透到对方产品线的做法,以及股权信息的变动,也让外界对二者之间“渐行渐远”的微妙关系猜忌声音增多。

人类社会自进入现代以来,经历了大规模的高速城市化进程,同时也暴露出不少问题。国际建筑领域曾围绕这些议题进行过讨论。有人认为,现代建筑的大量涌现破坏了城市整体性,大规模建设也造成了“千城一面”的问题,城市文化传统未能得到充分尊重,城市个性被削弱,城市辨识度下降。正因如此,城市地标成为一个具有时代性和普遍性的课题,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呈现为对网红效应的盲目追求。城市建设是一项具有高度复杂性和矛盾性的议题,其解决方案也不可能简而化之。许多城市都曾举办过评选城市新地标的活动,最后往往不了了之,原因就在于此。

2015年9月华米科技推出自主品牌AMAZFIT,2016年8月底发布华米运动手表,虽然华米一直注意与小米品牌的差异化定位,但小米却开始布局智能可穿戴设备。去年11月,小米推出首款智能手表产品,雷军更在发布会现场群嘲,目前市场上99%的智能手表,除了苹果,都只是大号的手环。而作为小米合作伙伴的华米科技则尴尬“躺枪”。今年4月,小米旗下的Redmi品牌又发布了一款99元的Redmi手环,这个产品直接挑战的则是华米作为供应商的小米手环。随后,多位小米系企业高管退出华米科技一事,华米科技虽回应系正常的公司治理行为,但此事件被外界认为是黄汪“兵变”。

天眼查显示,华米科技自2013年底成立以来,不到1个月的时间便获得小米千万级别的融资,经过B轮融资后,即成功赴美IPO。

地标是一个很直观的词语,即地理上具有标志性的事物。建筑物容易成为地标,但地标并不都是建筑物。各类地标所指涉的范围、区域的广度有所不同。有的地标,只在较小范围内起作用,很多老地名就反映了这种情况。有的地标,往往能辐射一个更大的区域,比如北京的前门、景山公园等。这类地标或在视觉上有很强的标志性、影响力,或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交通往来有密切联系。还有一类地标,则能够反映城市形象、气质,比如北京的故宫建筑群、上海的外滩建筑群、巴黎的埃菲尔铁塔等等。这些地标不仅具有视觉上的鲜明特征,也是所在城市某一历史阶段建设成就的代表,更重要的是能够反映或体现所在城市的文化性格,并在传播过程中不断强化这些城市的文化形象。

最后,回到最基本的产品层面,面对被质疑的性能、品控、稳定性等问题,华米科技更应加强自身行业壁垒,专注做好产品本身,未来华米科技能否真正如黄汪所言通过数据打通用户闭环行为,和讯科技将持续关注。

对照地标形成的过程和原因,网红建筑照片反映的是瞬时、片面、局部的信息,其真实性存疑。网红建筑的形成不一定来自于人们的真实体验,不需要时间积淀,甚至可以与当地市民无关,推动其成为网红的流量,完全可能来自不同地域。如此便可以理解,为什么不能简单地把网红建筑与城市地标画等号。网红建筑确有其价值与意义,但由于其形成过程和原因过于简单,照片可能变成“照骗”,打卡可能成为廉价的炫耀。同时,网红的另一特征往往是转瞬即逝,在网上迅速走红后,可能很快就被人淡忘。在建设成本巨大的建筑领域,这些问题值得警醒。

近期,住建部、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与建筑风貌管理的通知》,要求治理“贪大、媚洋、求怪”等建筑乱象,落实“适用、经济、绿色、美观”新时期建筑方针,探索建立城市总建筑师制度,为城市建筑设计进一步指明方向。针对超高层地标建筑建设,《通知》列出明确规范,以遏制各地盲目规划建设“摩天楼”之风。应该认识到,地标不仅具有视觉标志性,更是体现城市精神的标志。成功的地标建筑,应是广大市民情感认同、集体意志的体现。值得欣慰的是,在近些年的建设中,很多城市筑起了属于这个时代的新地标:北京的“鸟巢”和“水立方”延伸了城市中轴线、大兴国际机场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单体航站楼,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与外滩的建筑群隔江相映,广州“小蛮腰”增添了珠江的绰约风姿,深圳市民中心以“大鹏展翅”的形象体现了这座城市的开拓创新精神……

类似产品质量问题客观存在,侧面反应华米内部对产品质量把控不严谨的态度,无论是单一还是集体现象,黄汪都应该重视起来,加强内部流程质量关把控,提升用户售后服务及口碑缔造。

从华米此前在招股书中曾披露与小米关系的风险上看,今年10月,华米与小米战略合作协议将到期,到期后双方的战略合作关系能否延续,关系着华米科技未来的财报营收数据很大一部分比重。

与小米今年10月战略协议到期后 华米科技何去何从?

华米科技产品品控差 无售后质保 用户投诉不断

这样的研究视角令人认识到:所谓地标,不单由视觉效果决定。地标的形成同日常生活密切相关,需要经过时间积淀。更重要的是,其背后深刻反映了所在城市市民的价值认同,这才是其能代表地方文化的深层原因。

塑造城市新地标,是一种荣耀,建设者的雄心值得尊重。考察地标何以形成的过程,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地标的内涵。

如何认识并提升城市形象的视觉形态?一些研究角度值得关注。比如,创新调查手段,让受访者凭记忆画出其所在城市的地图,从而获知究竟哪些地理、空间信息对人的影响更大。通过类似研究,可以发现人们感知城市空间时的一些盲区,以及过往认识里的偏差——很多大体量的建筑在市民的记忆中是“隐形的”,即人们可能视而不见;而某些小体量的建筑,由于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有密切关联,却成为很多人记忆中的地标。它可能是某个街道转角处的小糖果店,也可能是某个广场边上的书报亭。

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小米手环占华米营收的比重分别为97.1%、92.1%、82.4%。小米手环的占比虽然很高,但在逐年下降。有观点认为,华米过度依赖小米生态链,是未来发展的潜在危机。

此外,市场环境方面,华米科技也危机重重。一方面,华米科技受到疫情影响面临数周的供应问题,另一方面,华米在关键市场,缺乏来自苹果和三星等公司的可穿戴设备产品的强大竞争,也抑制了华米科技自身的增长能力。

(作者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

此外,京东上也有多名购买华米科技产品后的用户反映,华米智能手表频繁重启、运动记录无故中断不稳定、电池耗电过快等问题。

事实上,华米是靠小米手环起家的一家小米生态链企业,当小米手环1代火爆市场的时候,那时外界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华米科技是小米手环1的生产商。

反观网红建筑,则不难发现,网红建筑的走红往往是凭借一张照片或一段视频。其走红原因可以很简单,或是体现了某一时刻、某一角度的美感,或是展现了一种特殊的风情,或是形成了某种奇特的效果,这些都可能触发人们的喜爱、好奇或者惊叹。

mygirlroom.com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