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好腔调入耳有趣又走心

杭州话表演的“小热昏”,金华观众看得津津有味浙江推动曲艺传承振兴行动亮起来了真正的好腔调,入耳有趣又走心

当年结婚的时候其实还好,但是之后我们的工资渐渐上涨,生活条件开始变得好一点之后,我老婆才开始大手大脚的花钱。一开始只是喜欢买点衣服,如今我老婆特别喜欢奢侈品,尤其是一些品牌的包包,一个就要好几万块钱,我们家的柜子都快塞不下了,而且我有的时候已打开衣柜想找我自己的衣服,我老婆的包包就都掉出来了,我跟我老婆说能不能不要再买了,但是我老婆却经常说什么“包着百病”。

金一戈表演小热昏《杭城奇案》

@曹先生 40岁: 经济条件允许,老婆喜欢买包,但是家里的柜子快放不下了

国家一级演员、省非遗保护协会曲艺专委会常务副主任魏真柏打了个比方,以前的杭州城就那么大,坐个几站,走个几步就到了大华书场,消遣打发时光。如今住得远了,时间成本不好说,坐在家里也能看电视手机,“随着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变迁,传统曲艺的从业环境也会跟着改变。”

本次展演上赢得全场叫好的《杭城奇案》,就是经由一部当年的悬疑名作改编而来,在把这部老作品揉碎再造后,表演者用的新的语言表述、笑点包袱,让经典再次获得满堂掌声。

@张先生 29岁 :老婆太喜欢照顾娘家,一点也不怕婆家放在眼里

@李先生 35岁 :要是没有她,我早就发财了

我不是不愿意孝敬我岳父他们,只是我老婆都嫁到我们家了,但是我却感觉她的心一点都没有在婆家这边,反而还经常拿婆家的东西去接济娘家。

两个人既然选择了结婚,那么就必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女人爱花钱,或者是爱花男人的钱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你在这段婚姻里面要有必要的底气,比如有一份可以跟自己的消费水平相抗衡的工作,否则男人跟你在一起的话,只会感觉很累。

“我们用了10个月时间,断断续续把宁波评话的几部书都留下来了。”在昨天上午的《浙江省曲艺传承发展行动计划》座谈会上,来自浙江各地的非遗专家及相关人员,在交流曲艺传承发展的经验的同时,也谈到了各自遇到的问题。

女人的心思我是不怎么懂得了,但是好在我跟我老婆两人都有工作,所以生活条件还是要好一点的,也不介意她怎么随便花钱。

而在几年前,小热昏还只是一味“配料”,嵌在一场大戏里,演一个几分钟的片段;或者在一些演出场合,短时间展示亮相一下。这也是浙江一些其他曲艺种类面临的现状。

我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生意很一般,算不上特别好。我老婆在家照顾小孩,没有出去工作,我每个月虽然会打给她几万块钱做生活费,但是一般只要过了半个月,她就又会继续找我要钱了。主要是我老婆在外面太爱面子了,跟朋友去一次美容院,就抢着要帮朋友买单;平时没事的时候请朋友吃顿饭都要去掉七八百块钱。

12月11日晚,2019“浙江好腔调”曲艺优秀曲目(中篇)展演拉开帷幕,接下来两天里,嘉善宣卷《宾旸门》、绍兴莲花落《孝子传奇》、平湖钹子书《半只钱袋》分三个专场,将依次在金华市文化馆群星剧场开演。

这也是城市化进程下,曲艺生态必然发生的变化。

这可不是在小热昏的主场杭州,台下坐的全都是金华当地的观众。

好的演员,才是最关键的。正如此次座谈会上所说到的,曲艺传承最关键的是要有新作品,结合时代的新变化、新要求,创作发展曲艺作品,出人、出书、出节目。

但是照我老婆这样说的话,我不就是等于养着我老婆,还养着她那一大帮朋友吗?有的时候想想也会觉得特别可气,要是没有我老婆这样花钱的话,我的公司早就节节高升,我也早就发财了。

浙江一直以来是曲艺大省,数一数家底,国家级曲艺类非遗项目有24个,省级曲艺类非遗项目有49个。随便拉住一个浙江人,都能报出家乡的某个曲种,绍兴莲花落、温州鼓词、宁波走书、金华道情……但是,这么多门类,发展却并不平衡,某个曲种,如果没有市场,差不多就是濒危了。

就拿宁波来说,象山开了一个公益书场,一个月演一次,一次演6天,上世纪80年代解散流失后的宁波走书艺人,因书场的重开又回来了;而宁波评话,如今只剩一位传承人,年已九旬,老先生肚里有书,却已经吃不消讲了;还有宁波各地的唱新闻,除了国家级非遗项目象山唱新闻,鄞州唱新闻、北仑唱新闻都只剩下一个传承人。

首日开场就精彩——台上的这一位,85后,圆脸,寸头,一脸的狡黠幽默,伶牙俐齿中,又带着一股子亲切。地道的杭州话和好懂的杭普话,切换自如,七八个故事人物轮流上身,一段多角戏讲得活灵活现,还有切合时下的小段子和土味情话,冷不防就往台下扔出一个,炸出笑声一片……

我跟我老婆结婚三年,我们两个人的家离得很近,老婆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家里有一个妹妹还在上学,之前她大哥要盖房子的时候,我老婆就从我这里拿走了二十万去借给她大哥。但要是这样也就算了,我老婆平时还很喜欢跑回娘家,而且回去的时候一定会带一点我们家的什么东西过去,比如水果或者是大米什么的。

旁边的小姐姐,已经笑趴了,摸出手机查起了小热昏在杭州的表演场次。“原来小热昏比相声还好看,以前都不知道。”退场时,人群中还有人这么说。

但是,曲艺也有其独特的“味道”,魏真柏说,“戏曲是现身说法,扮好人物来讲故事,而曲艺是说法现身,上来就一个人,说学逗唱,把几个人物,用几种方法,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你的面前。有时比电影电视还有趣好看。”

曲艺如何活下去?也是一个经常被论及的问题。近年来,浙江省也一直在积极探索实践。包括“浙江好腔调”曲艺展演、“中国浙江·全国曲艺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交流展演”等等多项活动,都为浙江曲艺提供了传承创新的沃土。在各界的努力下,一些曲艺种类也重新被发掘,找到了新的舞台,比如湖州三跳、嘉善宣卷,平湖钹子书、武林评词等等。

有次我妈在家生病躺着,结果我老婆去了娘家就是一天,也不知道要在我妈身边照顾一下,我回家之后发现她居然连饭都没做,真的太不把婆家放在眼里了。

我跟我老婆当年是相亲认识的,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其实对于结婚对象没什么讲究,只要在一起可以过日子久够了。但是我却万万没想到,我老婆是一个花钱特别厉害的。

本报讯“我要唱咯,杭州话唱的,试试看哦……”三巧板笃笃响起,小热昏传承人金一戈几句杭普话溜过场,台下已经被逗乐了大半。

我问她说为什么一定要帮朋友买单呢?我老婆却说:“她们的工资还没有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多呢,我就当做是扶贫了嘛。”

mygirlroom.com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