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探索新型经济下的零售转型之路

中新网5月13日电 4月份的一系列数据已经可以看到国内经济复苏回暖态势明显。5月13日,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在一档节目中表示,面对疫情,国美利用互联网工具,通过线上“社群+直播”和线下实景体验的多元化模式,探索新的发展路径,刺激消费潜能释放,为国家经济发展注入生命力。

在节目中,王俊洲与主持人周运和财经评论员包冉深度探讨了疫情爆发以来的产业思考和转型。

讲述人徐军,原为健身教练

体会比较深的就是,那个单子有时限,美团会套送单,他派送了一个单后,一般附近距离近的两个单可以一块去。当时不太懂,就跑一单,再跑一单,时间上很紧迫。而且有时候商家出摊比较慢,还要再在楼下等顾客,就比较浪费时间。

调研数据显示,新增骑手中37.6%来自餐饮等生活服务业,27.2%来自制造业企业,13.8%来自小微创业者。他们当中,有理发师、IT从业者、健身教练、老师、网约车司机、摄影师、在校大学生,等等。

这次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轨迹,成为一个外卖骑手,是暂时栖身,还是彻底转行?近日,猎云网记者采访了10个新入行的外卖骑手,以下是他们的故事和选择:

不干不知道。外卖骑手跟我之前想得还是有点不一样。我总结了一下,第一,要跟时间赛跑;第二,要做到客户百分百满意;第三,有苦没处说。

这段视频受到网友关注

数据显示,自2020年1月20日至2月23日,美团外卖配送平台新增7.5万名劳动力成为外卖骑手。日前,新增骑手数量呈上升趋势,还在稳步增长。

我怕这样下去会越亏越多,春节前就把店转出去了。当时的打算是,赚点钱从头再来。也有朋友叫我去他店里理发,但我不想再回去给别人打工。

2月14日,我正式开始送外卖。第一天上班还挺高兴,南京的街道上并不像以前那么多人,骑着电驴走也蛮顺畅。我们要求最好做到零接触送外卖。第一天有一单送汤面,我骑到半路,客人就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临时有事,让我尽快送过去。我接了电话心里有点着急,就开得很快。因为之前没怎么骑过电驴,不太熟悉,不知道在哪儿拌了一下,摔倒了。膝盖都擦破皮了。我没顾上管自己,继续扶起电驴往前开,想着赶紧给客人把饭送过去,不能在第一天就收到差评。他下来拿的时候,还跟我说,“我专门打电话麻烦你快点,看来也没啥用”。我赶紧解释,好在客人还算理解,最后跟我说了句“辛苦了。”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挺暖的。我一直忙活到晚上才回了家。回家一看,膝盖上还是磨掉好大一块皮,用酒精消毒的时候更疼了。

一把抱起孩子一家三口聊着天场面温馨

我接的第1单是送蔬菜,从团结湖一个生鲜市场送到附近居民楼。第1天没有经验,电动车没有充足电,到中午就没电了。我找了个地方充电,中午在超市买了点吃的,随便吃了点。然后到下午接了一会班才回去。

送外卖,我就只想着赚钱赚钱,能多跑一单是一单。于是,我把家里电动车的电池都换成了新的,两个电瓶一共花了4千多,这样就能多跑点,每天都是跑到电用完才收工。就算没电了,只要离家不远,我也想再多送一单,送完我推车回来都可以。

最高纪录的一天,我跑了37单。从早上10点到晚上8点,只吃了一顿饭,疫情期间,送货量还是蛮大的。我算了一下,一个月可以拿到6、7千,这样的话也挺值得。家里老人生病吃药的钱,房贷和车贷,还是可以还的上的。总比自己在家里呆着什么都不干强。

加入18年后,美国欲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女儿对于爸爸的突然离开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我可能第一天不太懂,扣的次数多,大部分的收入都被扣了。后来申诉,回来大概一半,剩下的就申诉不到了。我到手也就50多块钱,没扣的话可能100多。

我们的餐馆是一个连锁企业,做家常菜,在北京差不多有20多年历史,有十几家连锁店。我在的这个店也是老店了。我们过年的时候还在营业,2月底才歇业。

现年79岁的多明戈是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之一,曾与帕瓦罗蒂、卡雷拉斯一同被誉为“世界三大男高音”。据美媒报道,多明戈去年因性骚扰指控辞去洛杉矶歌剧院总导演职务。

特殊时期,转型要“短平快”。疫情爆发后,国美2600多家门店和国美员工积极尝试“社群+直播”转型。王俊洲表示,从集团副总裁、业务经理,到分公司总经理、店员,“充分发掘大家直播带货和社群营销的潜力”,几场大型活动下来,一扫疫情带来的业绩阴霾。

妈妈赶紧在后面追女儿随后母女俩在门口目送消防车赶往现场

我的定位是在朝阳区东三环那一块,正式上岗第一天是3月1号。打开APP就上线,有各种单子,觉得位置合适就可以接。上线需要口罩各种东西备齐,还有体温检测。

讲述人李文博,原为连锁餐厅厨师

事实上,结合数字技术国美令“零售基建”效率翻倍,晋级为“零售新基建”。就拿物流能力来说,云仓的使用,帮助国美实现仓租优化29万㎡,节省租金超过2000万元,常备库存金额下降2.2亿,被动调拨率下降12%。

现在我就希望可以多赚一点钱,最好一年能存个七八万。疫情过去后,我应该还会从事外卖这行,等攒够了钱再开理发店。

但我感觉送外卖特别实在,跑一单挣一单的钱。以前剪一个头发能挣58,现在送一单外卖才8块,但我觉得很开心,众包可以每天结算薪水,每天收入基本保持在150元以上。之前工作总是想的东西很多,现在觉得只要有钱赚就可以了。

他来不及说再见就赶紧出警去了

多明戈还敦促大家小心对待病毒,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尽你所能阻止病毒传播。最重要的是,如果可以的话,请待在家里。”

美联社消息称,美国音乐艺术家协会(AGMA)本月20日称,多明戈向该协会救济基金捐赠50万美元,以帮助协会成员度过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面临的演出薪水缩水等问题,并用于排练和教育以杜绝行业内性骚扰事件。

该条约的支持者认为,《开放天空条约》是美国支持其盟友的宝贵工具。一些美国盟友并没有先进的间谍卫星来获取这些非机密图像。

众包抢单有时会抢到比较远的,没有固定区域,有时候远的要跑七八公里。我有一次跑了一百多公里,八个多小时才赚了160多块。我现在就想加入乐跑,这样会有固定区域,上班时间也是固定的,我不是特别懂这一行,乐跑也是带我入行的朋友推荐我报名的。

二、“送一单外卖8块钱,有钱赚就可以了”

不好的感受是,现在由于疫情,有的小区进不去,送东西你送到位了,辛辛苦苦完成一单,但是美团定位上显示你没有到那个位置,就会出现扣款之类的。这单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电驴没电这个事,坑了我好几次。有一天下午,我接了几个超市送货的单子,东西都挺多的。这时候,又来了三个新订单,有一单是餐饭,还有一单是奶茶。正在特别着急不能出差错的时候,电驴没电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没办法,我不能等电驴充好电再给顾客送过去,那样就太迟了。好几个顾客一起投诉的话,这种情况有点可怕。我想着自己搞健身的,靠着脚踏骑过去吧。我还是低估了路程的遥远与东西的重量,高估了自己的骑车速度。没办法,我给两个超市外卖的单子打电话,解释情况。一位顾客很理解,说没关系。但另一为顾客怎么都联系不到,打了三次电话没人接。我心惊胆战地先把即食性高的饭菜送过去,用尽全身力气骑电驴,尽最大努力节省时间。好在后来顾客给我回了电话,说他可以理解,但希望以后要做好准备应对突发情况。我有苦说不出,心里想着我好难啊,嘴里还是道歉加附和。好在没有差评,没出什么大毛病。我发现做外卖员要比当教练的服务意识更强一些,做教练,很多会员还是很看重你的教学水平的。

“门店变成直播场景,传统销售员变成直播达人,这种‘混搭’特别好。”与王俊洲同时连线的包冉析称,在某一个领域有深厚知识积累和专业经验,同时适应了网络传播的表达性,亲和力,社群营销的感召力,形成罕见的IP效应、集合专业化+职业化的主播,“孟磊就很符合”。

看着从身边驶过的红色消防车

美国媒体称,这将是继特朗普于2019年退出与俄罗斯签署的里程碑式的军控条约《中导条约》后,再次以美国利益受损为由,退出国际军事和平条约。

拍下了让人感动的一幕

据西班牙卫生部22日消息,西班牙确诊病例现已超过2.8万例,死亡1700余例,是欧洲继意大利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目前,美俄间唯一有效力的军控条约只剩将于明年2月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联社指出,特朗普政府的这一最新举动,将让两国续签该条约的前景黯淡。

我老家在安徽枞阳县,但从小就跟着爸妈在海口打工。初中毕业之后,我就开始工作了,至今已经干了六年的美发。

半个月前刚加入时,我不懂怎么跑,就先从众包骑手开始,相当于兼职。众包骑手都是直接App上学习的,并没有线下培训。

但谁能想到疫情这么厉害,这几个月非但没有收入,我还要还房贷、车贷。在家里越呆越心里没底,就想着先干个能赚到钱的活儿,等健身房能赚回钱来,我再回健身房做我的教练。我看外卖骑手不错,对我来说也不算很累。就想先试试。

当前,投资、出口和消费三驾马车中,消费成为了拉动经济的主要动力。今年一季度,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65.1%,是最大的贡献力量,也是主导需求的力量。

我是河南人,1994年生,来北京五六年了。之前我做厨师,3月1号刚加入美团众包骑手做兼职。

讲述人刘宇,原为理发师

海口的疫情不是很严重,但理发店也基本没有开门。餐馆可能就开了一两成,而且都只接受外卖,现在配送很多路被封了,找店也很麻烦,有时送餐也找不到位置,有一次我就超时了,第二天就发现那单被扣了一半。

三年多后,我做了师傅,拿到了六千多的工资,也攒了五六万块钱,又找爸妈拿了点钱,一共投资了25万,在2018年拥有了自己的门店,我就觉得挺满足的。

网友留言:“舍小家顾大家,向消防员和他们的家属致敬!”

据报道,在多明戈之前已有英国演员伊德瑞斯·艾尔巴、美国演员汤姆·汉克斯夫妇、NBA球星杜兰特等多位明星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完)

消防员下意识地往回跑跑了三四米听到妻子的呼喊才意识到

王俊洲提到的几场活动确实可圈可点。例如,3月份“黑色星期伍”营销活动的重磅环节“超级直播”,3小时成交额1.13亿;“五一”当天与央视新闻合作,在门店的实景直播更是创造了3小时带货5.286亿的纪录。

一位消防员在救援站门口与妻子和女儿相聚消防员

美国国内对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决定反应不一。据中新网,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科顿21日发表声明,支持美国退出该条约。他认为,该条约技术上已失效,成为了俄罗斯情报部门的宝贵财富。美国不必再为“过时的条约”浪费资金。

2月24日,美团宣布启动“春归计划”,以“就地就近就业、灵活随时就业、不等不靠就业”的理念,再提供逾20万个长期就业、灵活就业岗位。

我去年结了婚,又有了小孩,买奶粉什么都需要钱,一天不工作钱就不够用,每天我都要想着怎么赚钱。因为疫情,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刚好有朋友在送外卖,我也就当起了骑手。

据了解,此次新增的7.5万骑手中有六成以上是众包骑手。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决定配送时长,有正式工作也可以利用空闲时间接单赚钱。只有打算长期从事生活服务领域的人,才会选择成为专送骑手。

“请每次出警都平安归来”

朋友跟我分析,只要累一点,一个月能挣八九千,一万块也可以有,我觉得可以养活我的家庭。

我每天都戴口罩,也准备了消毒水,每天开工前要量体温。我自己倒不是很害怕,我就想着赚钱,其他的我都不想。每天回到家,都要在门口的卫生间洗手洗脚,把自己整个消毒一遍,然后再进门,毕竟家里有小孩。

那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八九点,我接了10单,算很少了。头一天什么都不懂,速度很慢,位置也不清楚,基本上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打电话确认。

一、“外卖骑手要做到客户百分百满意。”

为美好生活拼一单,中国经济翻一番。拼单的背后,实际上是供应链能力、物流送装能力、网格化社群营销能力、到家服务能力、专业导购能力支撑了国美完成一场又一场的直播带货。

扩内需也要借助多种手段提升消费欲望。在春节期间的直播带货中,国美河南分公司总经理孟磊为刚刚转型直播的国美添了一把火——孟磊将直播间搬进自家厨房,通过“深夜食堂”的“吃播”方式,为用户推荐生活小家电。在国美工作二十余年的孟磊将家电功能通过美食制作的形式,展现的淋漓尽致。在让用户“流口水”的同时,销售业绩屡创新高,也为越来越多的用户提升了生活幸福感。

孩子还在挥动着双手为爸爸加油

复工以来,王俊洲对未来的企业走向做了大量思考,在新经济这条赛道上,国美还有更长远规划。“门店在销售的基础上,还将承担更多的功能。”王俊洲认为,随着16万社群的建立,国美“到店、到家、到网、社群”的多元零售模型正式建立起来。

王俊洲举例道,华为P40手机首发当日,国美社区店用时18分钟就将手机从上门,“接单后,门店人员拿着手机就送到旁边的小区了。”这样的响应时效也只有社区店作为前置仓才能做到。

相较于职业网红,国美传统销售员的跨界直播显得更为专业。王俊洲表示,从供给端发力,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挑选适合直播的员工,并为其进行仪容仪表、网络用语等方面的培训,再加上日积月累的电器方面的专业经验,才有了一场又一场的高业绩带货直播。

以前喊外卖的时候,也从来没对骑手催单过,大家都不容易,反正骑手能送到货就行。但是自己第一天做骑手,心里还挺忐忑的,因为没做过,特别怕送错。

在“零售新基建”的“撮合”下,国美加速了向互联网电商平台的合作,通过协同作用拉动消费回暖。疫情期间,国美先后与京东和拼多多达成合作,其中与拼多多更是达成资本合作,双方通过业务互补,国美向拼多多提供全量商品上架、物流服务以及商品全生命周期后服。

多明戈写道,“团结一致我们就能抗击这一病毒,遏制目前的全球危机,这样我们就有希望很快恢复正常的生活。请遵守当地政府的指导方针和规定,保证安全,不仅保护你们自己,也保护我们整个社会。”

我看到美团众包觉得还可以,就买了一辆3000块左右的电动车,还从美团众包上买了个外套和坎肩,加起来65。上岗之前在APP把位置确定好,上传身份证,还有健康证。

之后有一天的中午,单子很多,我的外卖箱里放满了各种饭菜。不知道是哪一个没有系牢,等我发现的时候汤汁已经洒到外面了。这个是一个鸡公煲,还挺油的,旁边的两个塑料袋都沾上了油。我赶紧拿卫生纸擦了擦,但不太管事。我把鸡公煲和另外两个菜分别送过去。之后,收到两个客人的电话,一个是鸡公煲的客人,她说这饭怎么洒了,没法吃。我赶紧道歉,说自己是新手,没太注意到这个情况,她也比较理解,说了我两句,没给我差评,也没投诉。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另外一个客人也给我打电话,让我以后注意点,袋子很油影响心情。然后就把电话挂了,直接点了差评。我心想,以后一定得注意,如果我是客人,觉得袋子油油的,心里也不舒服。想起自己以前也遇到过饭洒了的情况,给骑手打电话让他赔钱,心情蛮复杂。

此前,饿了么也表示,今年计划再扩招15%一线员工。

“未来国美还会持续开店,将门店作为场景体验场所和服务场所。”王俊洲透露,国美未来的城市大店将更多的承载场景体验功能,社区小店则离用户更近,侧重于服务触达的功能,以便最短时间内响应用户的服务需求。

“我觉得出于道义感有必要向大家宣布我已感染新冠病毒。”多明戈在其脸书个人主页上表示,自己是在出现发烧和咳嗽症状后决定进行检测的,目前和家人都在进行自我隔离。

比如用户购买净水器后,国美将同一时间启动后服务监测净水器服务数据,及时上门进行滤芯更换。“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动作,实则是数据分析和交换的结果。”

包冉对国美门店的转型充满期待,他认为,基于16万社群和线下门店,“未来不断发展的国美门店,不仅是体验中心和服务触角,更能基于用户交易和服务双向数据交互,成为国美的数据基站。”

我这几天接触的顾客。很多特别好,他会很着急地来取餐,很体谅我们这些骑手。有的还感谢,给点小费。我收到两位顾客给的小费,也没多少,其实不在乎钱多少,就感觉很值得,有人会很理解自己。

迈着小短腿就追了上去

我大学学的是体育专业,毕业后干过销售,最后还是进了健身房,当起教练。我们这行做团操赚的不是很多,还是需要通过销售能力去卖课,本质上就是服务与销售的结合。我个性比较温和,和谁说话都有礼貌,再加上见的顾客多了,也能了解他们的心理,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思考问题,所以私教课卖得还不错。很多人都觉得我教得好,还带着姐姐、朋友、妈妈来找我健身。在北京干的时候,还教过那小明星呢。

等健身房重新好起来的时候,我还是要回去当教练,毕竟是我比较擅长的事情。这一次就算是体验生活了。

《开放天空条约》于1992年签署,2002年生效。依据条约,缔约国可对其他缔约国的全部领土进行空中非武装侦察,以核查对方执行国际军控条约的情况。飞机可装备照相设备、雷达和红外线仪器等,但不得携带武器。条约现有34个缔约国,包括俄罗斯和大部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

他补充说,双方很有可能会达成一项新协议,“或者做些什么来重新达成协议”。

“当一个个张贴了‘为美好生活拼了’的海报的商品送到用户手上,我们看到了开心和幸福。”正如王俊洲所言,家电不仅仅是一件商品,更能帮助提高生活品质和生活幸福感。

国美“零售新基建”全面接入拼多多,助力拼多多提升用户体验,满足用户消费升级的需求。包冉认为,对于不断成长的拼多多来说,急需品牌和信誉背书,国美长期的商誉积累和全量商品、物流和后服务,将有效改善拼多多品牌形象和信誉度,帮助拼多多走的更踏实、更远。

当警铃响起你“下意识”奔向一线抱起来是小家的温暖放不下是大家的安危向坚守岗位、无私奉献的平凡英雄致敬

三、第一天接单被扣了一半收入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艾略特·恩格尔等民主党议员则警告称,白宫此举“在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背景下,不仅短视,而且不合理”。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视新闻、中新网、中国日报网

八十多平方,最多的时候雇了九个员工。前面生意还不错,后来附近开了两三家连锁品牌店,再加上我经营方式可能也有问题,不像人家那么老道。虽然说老顾客一直很照顾生意,但生意越来越差了,连着亏损了四五个月。每月房租要一万多块,水电一千多,再发完员工工资,我身上就只剩下四五千块钱了。

最开始三年多,我做学徒。刚开始在一家小店学了半年,师傅对我很好,但我感觉夫妻店还是太小了,就想去大店应聘,多学点更新的技术,师傅也很支持我,还给我多发了点工资。后来通过老乡去了一家店,一直在那里学习,一个月能拿三四千。但那时年纪小也爱玩,一直没攒到什么钱。

春节前我回老家的时候,还没听说疫情,快过年了才知道。过完年我想回海口,飞机票被取消了,我又买了火车票,经过了好几次检查才回到海口。

什么时候开业还不知道。疫情发生这段时间厨师根本没有办法做了。没有工资,也不管吃,回家又不太方便,所以只能在北京找点事做。

自己还抱着孩子把孩子放下后

今年孩子4岁了。自从有了孩子,用钱的地方特别多,我还想让她去个好点的学校上学,就琢磨着怎么能多赚点。去年9月份,我用这几年做教练攒的钱自己开了家小健身房,离居民区比较近。前前后后,从租房子到装修,再到买健身器材,积蓄花光不说,还从银行借贷了点。不过开张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觉得终于能自己做买卖了。凭我在这行的摸爬滚打,对做好很有自信,准备要大干一场。

mygirlroom.com

Back to top